难忘童年“打牙祭”

作者:丁向阳 日期:2017/11/14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078 

如今对于20多岁的年轻人来说,根本就弄不懂“打牙祭”这一词语、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是在六、七十年代,只要说起“打牙祭”,无论是在城市和乡村,人们都会相互转告,单位和村里要“打牙祭”了,今天能好好的吃上一顿肉了。

在那个科学技术发展十分落后、人们连饭都吃不饱的艰苦年代,一个农村家庭一般只养有一两头猪,要喂养一两年的时间才能有五、六十公斤重,而且当时国家实行的是“对半”吃肉政策,(所谓“对半”吃肉,就是自己宰杀一头猪,必须要交售一头给当时的食品组,而且要交售肥壮的,自己吃瘦小的。如果只宰杀一头就得交售一半给食品组,还得连头、脚一起交售)。当时我家弟妹5人,加上父母、奶奶,一共是8口之家的大家庭。由于粮食严重不足,我家每年只能勉强宰杀一头六、七十公斤重的猪,还要交售一半给食品组,剩下一半猪肉只有20几公斤,猪油只有3公斤左右,就这样要省着熬过一年。煮菜的时候奶奶只是用筷子挑上一丁点在菜里,有时菜里就根本放不放油。炒菜费油,一年四季都不敢炒菜吃。记得有一年的农历二、三月间,家里的墙上还挂着几块腊肉,我和弟妹们好几次吵着叫奶奶煮肉吃,奶奶把我和弟妹拉到墙上挂着的肉前说;“你们还小不懂事,这几块肉要省着到农活忙时才能吃,你们的爹妈挖田很苦,还要犁田栽秧,要到那时才能煮吃。

那时生产队养着几头猪、几十只山羊,每年的端午节、五月份栽秧“开秧门”、中秋节,生产队都要宰上一头猪或者是几只羊“打牙祭”。那时生产队长派上几个人把猪或羊宰杀后,再把肉煮熟称斤按人头分。记得有一年的中秋节,生产队宰了一头猪,猪宰杀好肉煮下锅后,我们二、三十个小孩子就围守在锅旁,眼睛一直盯着锅里煮着的肉,生产队的粮食保管员反复叫我们不要围在锅边,说那样危险,不小心会掉进锅里,但是没有劝走一个小孩。到中午猪肉煮熟用刀切解时,在场切肉的大人会时不时抓上几块切好的肉递给自己的孩子吃,而我们家长不在场的孩子就只得干瞪眼看着那几个小伙伴在津津有味的用手抓吃肉,真是馋得直流口水。我一直围站在那里不愿离开,直到下午父亲分到肉后才跟着回家。路上我边走边伸手到父亲端着的盆里抓肉吃,那晚估计我吃了一小碗肉,又喝着冷水,晚上肚子疼、肚子了一夜,第二天连饭都不想吃,奶奶又去挖草药煮给我吃,奶奶说我是肉吃多了嗝着了。

过去养猪要煮猪食,每年要烧几大码柴,费时又费劲,一两年时间才能养大一头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由于实行了家庭联产土地承包责任制,充分激发了广大农民群众盘田种地和养猪、羊、牛的积极性,极大地解放了农村生产力。到如今,农民群众致富奔小康的路也越走越宽,自己养的猪早已经不用留一半交任务了。随着粮食产量的不断提高和科学养猪技术在农村的普及推广应用,实行猪种改良、生喂饲养管理,猪食不用煮了,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燃料,而且五、六个月猪就能长到100多公斤。如今我家每年要出售几头大肥猪、还要宰杀一两头过年猪。

童年十天半月吃不上一次肉,买肉要凭票排队供应,而且要国家干部、厂矿企业人员才发给肉票的年代已一去不复返了。如今城乡集贸市场有数不尽的卖肉摊点,人们随到随买不用再用肉票去排队了,想吃什么肉就能买到什么肉。现在饭桌上是猪肉、鸡肉、鱼肉、牛羊肉换着吃,每顿饭都少不了肉.老人们都说:“如今的生活与过去相比真是每天都在过年啊!”遗憾的是奶奶30多年前就离开了我们,要是她老人家能活到现在享受到今天丰衣足食的现代文明生活、红红火火的日子那该多好啊!

(禄丰县中村乡政府  丁向阳)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