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将何去何从

作者:愚智 日期:2018/1/2 来源:投稿 点击:13377 

“东屯大江北,百顷平若案。六月青稻多,千眭碧泉乱。插秧造云已,引溜加溉灌。更仆住方塘,决渠当断岸。”古人所述田家之事如此纷繁,忙碌,可见当时农业发展多么繁荣,盛大。古代农业虽为农本经济下的农业,是小农业,观当下大部分中国农村的实景,田地荒无,杂草丛生,可怪也与。村中伛偻提携,青壮劳力之辈,实难找寻,田野,沟壑之间,人烟稀少,莽莽苍苍。积土满沟,水利不通;田埂倒塌,无人修葺;田作地种,地为草拥;楼房耸立,遍田开花……诸此,无不令人忧心,不禁忧心:我华夏农业大国之农业将倾颓了吗? 当下城市化进程日益加快,城市,对于农民来说,就如一块广阔的水库,有丰富水份供他们吸收,有巨大的能量供他们运用。他们把自己当做海绵,在城市的库区吸足了水份,再到贫脊的山峦上,挤出或是榨出所有的水份供给家庭的大树生长,甚于此树是何其枯败,矮小,他们也会集全身之养份输送到最为需要的部位,——果实,让果实不断成长,分化出翅膀,自己飞到库中去,成为库中一水分子,去谋求自己稳定的存在;甚于果实长出强硬翅膀后,把树连根带去,一齐飞到库边地区,就无须派出海绵去汲取水份。海绵,亦即进城的农民,他们趋从大势,为城市各顶职能的正常运行,甘愿计出自己最为具大的力量在最为艰苦的行业上:他们去扫大街;去种树栽草;去拾垃荒;去运水泥,搬小砖。或驾着自己的货车,奔走于各处,冒着收车、拘留的危险,疲惫不堪,用生命去赚钱;再爬上十多米高的工架,顶着烈日,砌砖、刷墙,灰头土脸,充当城市蜂巢的建筑师。他们,远走他乡,背离亲人,甘愿住狭小的住房,做肮脏、劳累的工作,受尽各种不公正待遇。正因为深知自己既无学识也无头脑,有的——只是一身可以换取金钱的劳力。

说他们劳碌,其实他们是执着的,他们是最有追求,最有智慧的。他们为了翻身,为了摆脱“农命”去工作,奋斗——这实是他们的“金蝉脱壳”之计。在农民们的思绪中:城里人好啊!他们不吹风,不晒太阳,整日摇曳于店铺柜台之间,粘坐在办公室里;有一定的工作时限,无需动手,只用动口、动脑,轻松完成工作;最重要的是:他们薪水高,且大都按时按量的领取。早上八点上班,买卖菜,晒晒太阳,鸡鸭鱼肉、菜蔬,无需耕种,轻松得来……多好的生活啊!一想到这里,不论多苦多累,便又重拾信心,手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自我觉得放松了。更想到:我有儿子(女儿),他们是我家的希望,是果实,他(她)正在为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努力,只要我苦足教育之资,何愁他(她)不长出翅膀,带我们高飞去做城里人呢?大摇大摆,多好!他们常和自己这般对话,虽苦尤甜,蝉蜕了,壳也光荣!他们想得是如此简单,似乎是赌博——孩子不思进取,咋办呢?对此,他们不敢想,更不愿去想。农村人死想大抵这般。。

不得不说,农民们在农村经济衰颓之夕的想法是美好的。但这对农村经济来说,简直就是釜底抽薪:从靠纯劳动为主的种植、养殖中抽走劳力。只会教村中更加贫穷、落后,田地荒芜得更多,黄发垂髫之况不绝如缕。此时,政府招商引资,替肥沃荒田谋主,大肆承包土地,看似合理地让农民失去土地。同城市化加快,出现粮食需求加多,本地粮食产量减少,粮上涨价,买不起高价粮,多口之家饥饿威胁接踵这样一来,农民没了田,二来,食不饱,无心情谋发展,回乡也无生存之土,这样下去,社会安定与否就不得而知了。

对此也许有人会说:粮食不足可从外国进口,泰国大米,东北有商品粮基地,长江中下游是鱼米之乡,中国粮食产量还逐年上升呢,几十年不闹饥荒,你不是说笑话那?他们高枕无忧地想:不种地地饿不死人的!东北,长江中下游,泰国输米粮,是不贵,可对一群原来卖米的人来说,你叫他用微薄的收入去买米,难免使其难堪。况且,那么多的田地,荒了去不是浪费土地,浪费尤好资源?可曾我国是农业古国啊,且人口世界第一,多吃进口粮食,不见笑于人?令人深忧! 另一面,手工业为利用廉价劳动力,地租低价,向中西部迁移,加之政府主导,与地方产业相结合,即可轻易带动地方就业,满足地方农民们的愿望,在一批批政府主持兴建的廉租套房的竣工,各层贪富农民也可大摇太大摆搬入城市去:他们从事手工业,进行较少的劳动付出,即可按时拿着合理化的工资,居住着低廉宽阔的住房,也可买买菜,晒晒太阳,岂不大遂人愿,大快人心。既满足农民愿望,也促进手工业发展。使手工业发展全国化,使中国制造更上一台阶。随之各种贪富差距,构建小康社会建社的问题,也得以合理而无矛盾地解决了。

此时,旧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自然瓦解,政府回收农民土地时机已成熟,农业发展的道路自然让开。农民走了,田地、村舍空出,顺遂人愿的圈地远动完成,土地重新开发利用,说“不行,不能,不让”的人少了很多。新的生产模式水到渠成,天时地利人和齐全。届时,顺应需求,荒芜的田地重现生机,绿色充盈田野,农村经济得以恢复。政府辅助,人民高兴,真乃得道多助也,快哉!善哉! 我国东部,西欧农业以其大型化,机械化著称,这对地形崎岖,多山地,沟壑,峡谷农业,坝子农业,大型机械难以施展中西部农业来说,规模变小,若再进行单一生产,必将入不敷出。在梯田,山地等处,种植业与畜牧业相结合;在库区,河区,发展渔业、水产品养殖业;坡地,山地处,进行果树林木种植,兼禽类养殖。充分利用各处自然资源,贯穿因地制宜宗旨,依据各处地利,产其主要产业,各处相结合,联为一片区,各片区在连为一体,如此“小分散,大集中”,充分发挥混合农业特点,发展大众农业,实现立体生产,集约,高效利用土地;充分利用市场信息,使生产与市场需求相结合,合理安排生产投入,及规模;在保证产品质量,消费者需求前提下,获取最大程度利益。但与澳大利亚平原混合农业不同的是,其为沟谷混合农业,小规模,小型机械化,高利润化。

这一来,荒芜的田地重现生机,绿色充盈田野,农村经济得以恢复。生产效率提高,利润提高,抗风险能力提高。再各处推广,总的农业生产水平提高,产量提高,内需满足,在行外销,遍及全世界,中国不成世界粮仓了! 当下正处于农村经济初级体阶段,土地流转,民与地,民与民间矛盾加深;不合理土地承包,土地侵占,利用的单一化等,导致土地肥力下降,循环利用率下降,土地浪费严重……这就要求新的土地使用者走着丰富的农业生产经验,现代化的管理技术,丰富的农业专业知识、法律知识才能使沟谷混合农业获得更好发展,使我国农业重现辉煌,粮食产量提高;使全人类彻底摆脱饥饿,向全面健康,营养饮食迈进。

我全国农业发展,必于农民阶级转化为手工业者之后,农业全盘瘫痪之后,在政府适时地出台新土地政策后,重获新生,蓬勃发展,全国性的大发展,从而推动经济进步,为社会主义现代化铺路搭桥! 我们坚信:华夏农业定会鼎立世界东方!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