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背上的温暖

作者:尹世全 日期:2018/1/10 来源:楚雄双柏县文章采编 点击:10280 

入警那年,我被分配到双柏县雨龙派出所。这是一个条件极为艰苦的山区派出所,没有房子、没有车子,就连所里的办公室及一部手摇电话也是跟乡政府借用,所里只有所长一个光杆司令,加上我也就两人。

所长姓王,四十出头,为人亲和,人们都称呼他老王师。报到那天,所长十分热情地迎上前来拉着我的手说:“太好了!太好了!这真是雪中送炭,我这里正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说完,又是帮我提东西,又是帮我铺床,我满身疲惫顿消,心里感到暖洋洋的。那时,我整天跟着所长不是进村入户核查户口,就是下乡调解纠纷查破案件。所长对我很关心,业务上耐心讲解,生活上细心照顾,有时像严父,有时更像是兄长,听到我总喊他所长,他有些不太高兴,入乡随俗,你别老是所长长、所长短地叫个不停,喊我老王师或老王可以了,这样更亲切些。打那以后,我就一直称呼所长为老王师。

当时所里没有给我发警服,只有所长有制服,每次下乡我只好委曲尾随在所长后面,做什么事都是所长打头阵。有一次,所里接到报案称:“杨树村杨某哥俩因砌隔墙一事发生争吵,矛盾有可能升级,请求处理。”当时正值土黄天,阴雨连绵,我与老王师打着雨伞,爬山过箐,在泥泞的山路上艰难前行。翻过一道道山梁,前面一条小河挡住了去路,老王师脱下鞋子走到河边说:“你年纪轻,脚走热了过河会得风湿病的,来吧,我背你过河。”我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我自己可以过河,再说你这样过河不也会得风湿病吗?”老王师笑着说:“傻小子,你不懂,我经常走山路过河习惯了,没事的,别啰嗦了。”我再三坚持不过,只好趴在了老王师的背上。到达杨树村时,天快黑了,我俩直奔事发地点,本想可能要扯很长时间的纠纷,没想到老王师登场才几句话就给化解了。返回时,河水似乎更大了,老王师仍旧坚持背我过河。

几年后,我回到了局里,而老王师却放弃了几次回城的机会,始终在大山里坚守,直至退休。毫不夸张地说,我是在老王师的脊背上成长的,没有老王师的精心呵护,也不会有我的今天。时至今日,老王师身着警服背我过河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难以忘怀,我依然能感受到他脊背上的温暖。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