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的父老乡亲(小彝剧)

作者:李振华 日期:2018/12/6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831 

编剧:李振华

时间:现代

地点:彝山村委会

人物:普强生——男,40岁,彝山村党总支书记

王丽梅——女,25岁,彝山村委会

黑王花——女,33岁,彝山村农民

普寸兰——女,35岁,寡妇,彝山村农民

黑 诺——男,34多岁,养牛专业户,彝山村农民

(舞台远景蔬菜基地,灯光把绿绿的花菜基地映衬的格外诱人;近景村委会办公室,内摆办公设施)

(第一场)发展篇

(幕启:音乐声、打击乐声、声声催人)

(普强生在音乐声中上,亮相)

普强生:(唱)三月发生倒春寒

霜灾使我心不安

顶着酷寒查灾情

群众安危系心头

特色蔬菜霜摧残

累累硕果受遭殃。

千方百计想办法

降低损失第一招。

(手机顿时响起)

(白)喂、喂,你好!哦,是周老板格?我们村里的花菜已成熟。但是昨晚上下大霜,1000亩花菜,有700亩成灾,你能不能标准适当放宽一点?喂、喂、喂……。哎,这个手机,真是张四贵的马,正在上坡他没有气……。

黑王花:(急匆匆的边喊边找普书记)

普书记……普书记……。(看办公室人不在)

(唱)谋划产业助脱贫

发动群众种花菜。

起早贪黑出劳力,

理墒整地种好菜。

精心施肥勤浇水,

为把收入在增加。

成熟蔬菜一片绿,

农民脸上带笑容。

谁知大霜平地起,

全村蔬菜被受灾。

发展偏遇顶头阻,

灾害之时找书记。

没有出路我不绕

普强生:(上)王花,你有那样事?

黑王花:(白)有那样事,有那样事,你还认不得花菜遭霜灾格,普书记,当时你们村干部下令不种小麦种蔬菜,我想不通,不想种。你们硬是东家进、西家出做我的思想工作,我起早贪黑种了4亩花菜。可现在你瞧瞧,4亩花菜被霜灾。你给晓得,我就象那热锅上的蚂蚁,要着急死了。

普强生:王大妹子啊……

(唱)王花说话最直到,

打开窗子说亮话。

特色产业村谋划,

为民增收好主张。

关键要在动脑子,

不找干部找市场。

收购老板已联系,

大妹子你莫着急。

黑王花:哼,你们这些村官,说话唛油腔滑调呢!不找干部找市场,说呢比唱呢好听,我们农村人信息闭塞,到底去那里找市场。既然是村干部叫我种,我当然只有找村干部,就找你!(恰遇王丽梅上)

王丽梅:王花呀,王花,有那样事唛好好呢说,你瞧瞧,你一个妇女家把手指头都戳到普书记的脑门子上了,斗人格!

(唱)王花同志太过份,

讲出的话象冰水。

村委组织种蔬菜,

为的是咱乡亲们。

风险灾情随时有,

哪有一锤就定音。

请你细思息息火,

轻言好语不伤身。

黑王花:衣,王丽梅,到底不愧是村文书,同穿一条裤子,一个鼻孔出气。实话告诉你,你们是官上有官,怕掉乌纱帽,我一个农村妇女,我怕哪个,如果你们不及时解决目前的损失,我就不得,哼!(气恨恨地下)

王丽梅:王花,你……(欲追下,被普强生拦住)

普强生:(唱)结构调整民心顺,

统一认识能发展。

王花工作我来做,

帮助村民有担当。

王丽梅:普书记,你说的这些都在理,可你瞧瞧王花,就像整个彝山村就她一家种花菜样呢!

普强生:这也不能怪她,蔬菜成熟了,市场销路还没有打开,又遇着霜灾,连我都急啊!这个周老板……。

王丽梅:哎,普书记,你不提周老板,我都差点忘了。他今早打电话来说,你的手机关机。他说收购花菜的标准适当可以放宽,今天下午就到我们村委会收购花菜。

普强生:太好了!我跟周老板打电话后,我手机没有电啰!周老板,真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啊,得好好谢谢他呢!王丽梅,你请10个小工来,小工工资我自己付。

王丽梅:普书记,请来的小工帮你家收蔬菜哽?

普强生:不是,请来的小工先帮助重灾户,特别是王花家劳力少,要先帮助她家。

王丽梅:(自言自语地)哎,普书记今天可能吃错药了,咋个自家的蔬菜不收,自己出钱请人帮王花家。

(唱)成灾最大书记家,

不收自家帮别人。

可能看上黑王花,

男人四十又逢春。

普强生:(阻止王丽梅)哎,王丽梅,这个玩笑开不得,在乡亲们困难时候,我们村干部必须帮在实处……

(唱)行船要快众划浆,

干群团结力量大。

乡村振兴靠产业,

农民利益是根本。

先人后己党员担,

一言一行照党章。

群众相信跟你走,

小河归江奔前方。

王丽梅:普书记,我跟你干了这么多年的工作,这些道理我清楚。我就见不得黑王花这类人,单靠村干部主动,我就怕以后搞成老脾气。(巧遇黑王花上场)

黑王花:书记,文书,你们呢话我听着了,我算什么东西?是啊,我算老几?怪不得刚刚听人说,老板来了先紧村书记家收,你们这是……这是……心中无群众!哎……乡亲们,你们听着……村文书说了,老板来了先收普书记家的蔬菜……哎……乡亲们……

王丽梅:(气愤地)黑王花,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告诉你,普书记不仅决定老板来了先收你们几家重灾户的蔬菜,还自己出钱请了10个小工帮助你们几家收蔬菜,你给有一点良心?

黑王花:天底下有这种好事,我相信!(先看普强生家蔬菜田,又看自家的蔬菜田,看见书记请来的小工帮他家收,自愧)

(唱)花菜收在挑箩里,

又愧又喜双泪欲。

霜灾无情人有情,

书记处处为民谋。

(白)普书记……

(唱)书记一心为人民,

(白)王文书……

(唱)错怪你们对不起,

乡村振兴靠产业。

调整结构带好头,

产品流通找市场。

普强生:黑王花,你的话硬是说在我们心着了哗!

黑王花:普书记,王文书,你们瞧瞧,我只顾高兴,差点忘了台大事!

普强生、王丽梅:哪样事?

黑王花:我兄弟在外首专门跑信息,他在电台里听到我们村的花菜受灾后,刚刚打电话给我,他联系了两家收购蔬菜公司,全村收购。

王丽梅、普强生:你给村里办一件大好事啰,太谢谢你了!

黑王花:谢哪样,这是大家的事嘛!普书记,王文书,刚才我对你们的态度……你们莫放在心上咯!

王丽梅:不会不会。

普强生:信息就是时间,就是金钱,昨天,我们村“两委”研究决定,成立一个农产品营销协会,我当任名誉会长,开通了服务群众热线电话。我们的号码是:13577836639。

黑王花:006,有门路,这个号码太好啰!

(这时传来车子喇叭声)

普书记,车子进村啰,我去卖花菜了。(下)

(第二场)和谐篇

普寸兰:(赶五条牛到村委会)走、走——老公牛吃花菜了,老公牛吃花菜了,这几条公牛从东边吃到西边,我家呢一亩花菜快吃完了,我要找普书记评一评理呢。(见普书记在办公室)普书记,普书记他狗占势力,把公牛放进我家的花菜田,快……快吃完了。

王丽梅:叫……叫,叫哪样叫,给是要生娃娃了格?

普寸兰:(对王文书)呸,王文书,我一个寡妇婆娘还生哪样娃娃,我是来反映问题,你嚼些哪样大麦渣。

普强生:普寸兰,你咋个牛赶来村委会,你来反映什么问题,说说情况就行了。

普寸兰:说就说,我不怕他有多大的后台,牛就是证据。

(唱) 多亏书记来帮助,

调整产业民富裕。

有人害了红眼病,

放牛糟蹋花菜园。

狗占势力来欺我,

今天老娘不放他。

(白)(手指牛)普书记,是这五条公牛吃了我家的花菜,牛主子以为我男人不在了就想欺负我,这件事解决不好唛,我就住在普书记你家。

普强生:(走到牛旁边一看笑)哈哈……哈……

普寸兰:普书记,我唛气得只活着半个命了,你还笑些哪样?

普强生:黑寸兰,你怕是眼睛不识宝。

普寸兰:什么不识宝,这几条公牛我就明明看见在我家花菜田里吃着,拿贼拿赃,把小偷抓到村委会,牛主子是你堂兄弟,你给是包庇不想解决格?

普强生:我是说这是五条母牛,不是公牛,你看错了。

普寸兰:哎哟,我的书记大人,我是说那些专吃众人庄稼的散牛,大家都叫他公家的“公”牛,你说该不该整治!

黑 诺:(上找牛见普书记和普寸兰,旁边故意地)你们瞧瞧,你们瞧瞧,这回唛普书记和寡妇婆娘搞唛在一起了,(又见她家牛在村委会院子里)哎,大哥,哦,到你们村府,我应该叫你普书记才是,(故意地)普书记,我家的牛今早上有人偷了,原来是寡妇婆娘和你一起合伙干的,我要到派出所报案去(准备走又被普书记叫住)

普强生:你给我站住,依、依…..黑诺呀,黑诺,你真是不简单的人物,今天真是大风倒刮你家的牛上树了吧,黑诺,这是不是你家呢牛?

黑诺:是呢,是去年从外地引进的优质牛,你们偷了我家的牛,还不准我报案,你还想咋个整?(手指普)

普强生:哎,黑诺

(唱)发展养殖是好事,

养牛不想买饲料。

放牛放进别家田,

损人利己脸不烧。

(白)黑诺呀黑诺,你家呢牛糟蹋黑寸兰家的荷兰豆,你不承认,还说是我偷了你家呢牛,我劝你少干些缺德事搞。

黑诺:(唱)书记虽是我堂哥,

手心不把从下翻。

铁面无私很严肃,

这事可能难沾光。

(白)普书记,我家呢这条母牛唛,每天是要出去外边转转呢。不过唛,只是在路边吃吃草,不会糟蹋蔬菜......

普强生:黑诺,明明是你家的牛吃了普寸兰家呢花菜,还说风凉话,我要你赔偿损失费!

黑诺:反正我家呢牛只是在路边转转,我不赔!

黑寸兰:哪样?你不赔?

黑诺:就是不赔,我怕你不成,你问问他,给吃了你家呢花菜(手指牛)。

普强生:黑诺呀黑诺,

(唱)乡风文明是根本,

邻里相处要团结。

不能横蛮尽扯皮,

村民要做文明人。

(白)再说唛,人横有道理,牛横唛有缰绳搞。黑诺,你头脑要清醒一下了搞。

黑诺:普大书记,我这个脑袋们清醒得很,你好好呢听着,前年建盖村里的学校,老子捐了2万元,你评一下,我的脑袋给清醒?今年我们村建桥,老子又捐了1.5万元,你说我的脑袋给清醒?

普强生:你对我们村的建设是有贡献呢,(严肃地)但是桥归桥,路归路,错就认错,该赔的要赔,不能横行霸道。

黑诺:我家的牛今早上都在山上吃草,不可能吃她家的花菜,我不赔,一个寡妇婆娘我不怕.......

普寸兰:(唱) 种植花菜刚致富,

黑诺眼睛就变红。

放着公牛到处吃,

糟蹋我家的蔬菜。

好言相劝他不听,

财大气粗装糊涂。

他要横来我不怕,

今天教训老母牛。

(白)普书记,(气愤地)不要和他争辩了,他不承认错,我就问他家的老母牛,到底给吃了我家的蔬菜,我问问这条牛,(转身进厨房拿起一把菜刀,准备砍牛)(普强生、黑诺看不对)

普强生:哎、哎、黑寸兰,砍不得,砍不得搞。

普寸兰:(手里挥舞起菜刀摆出砍牛架势)咋个砍不得,既然黑诺不认错,我就把牛肚子砍开,对正一下,到底给吃着我家的蔬菜(三人争夺菜刀),你们给我让开。

黑诺:(边夺菜刀边说)坎不得,坎不得,这是进口的优质牛。

普寸兰:什么进口不进口,我不管,你还不认错,进口牛就是进嘴的牛,今天我就是砍死他,(三人继续争夺菜刀)

黑诺:(看势头不对)莫砍了,我认错了……

普强生:(在争夺菜刀中大声地)普寸兰,叫你砍不得(三人在激烈的争夺中停下来)

普寸兰:(愤怒地)这回你认错了给是?这回你服了给是?(对着黑诺的脸大声地)

黑诺:(态度端正地)我承认了,是我家的牛吃了你家的蔬菜,我真是对不起你。

普强生:黑诺,你错了唛,你想着要咋个办?

黑诺:我请求普书记给我们调解。

普强生:那就按村规民约解决,你家的牛损坏了普寸兰家的蔬菜,一共有一亩二分,照价陪偿4800元。

黑诺:(从衣袋里拿出4800元交给普书记),普书记你给我数一下。

普强生:(数票子)有4800元,黑诺你自己交给普寸兰,(递给黑诺)

黑诺:(拿着钱)大姐对不起,今天唛我错了,刚才的事唛你不要记在心上。

普寸兰:大兄弟,算了,这4800元不要赔了,以后要吸取教训。

(唱)凡事都要讲道理,

邻里相处要团结,

乡风文明人人带。

黑诺(唱)大姐风尚实在高,

当时横扯不应该,

说声谢谢心有愧。

普寸兰:大兄弟,莫说了,莫说了,建设乡风文明,人人要带头。

普强生(唱)乡村振兴迈大步,

干群团结建新村。

普寸兰(唱)彝家山寨新事多。

黑诺(唱)和谐乡风传天下。

(三人向观众敬礼)

(剧终)

作者简介:李振华,男,彝族,党员。1963年12月26日生于牟定县,大学,西南林学院毕业。工作严谨,兴趣广泛,博览群书,谦虚自信。在中共牟定县委政策研究室、中共牟定县委农业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电话15808787909

内容提要:小彝剧《咱们的父老乡亲》,以彝山村党总支书记普强生为提创作,讴歌了农村基层干部情系贫困山区、心系父老乡亲、不忘初心,带领群众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为父老乡亲脱贫致富,排忧解难,勇于担当、无私奉献的精神,能够传递向上向善向美的阳光正能量、弘扬主旋律、凝聚全体党员干部共同脱贫攻坚奔小康的强大的精神力量。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