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婺大地年味浓

日期:2020-01-22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李绍德点击:448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进入腊月,罗婺大地上的城市,农村乡情依依,年味浓浓。
罗婺民族和其他民族一样,对于过年是最重视的。一进腊月,他们就开始了精心细致的准备,杀年猪,淘米磨面,做豆腐,走油炸丸子,贴门神写对联粘窗花,忙得不亦乐乎。 尽管劳累辛苦,但大家心里欢喜,心里甜美。

杀猪饭是彝族人一年里最热闹最温情的一场盛宴,每年冬腊月,人们就忙着准备过彝族年,彝语里叫“扩幸”,杀猪的日子是十分讲究的。在杀猪前,会提前瞧个日子,杀猪那天的属相不能和家里人的十二生肖冲突,当然,更不能属猪。定了日子后,一家人就开始提前做准备了。打扫卫生、购置菜蔬烟酒、提前邀请亲朋好友……

在村头的空地上,支起一口大锅,红红的火焰在燃烧着,发出呼呼的欢笑声,似乎在欢迎四方亲友的到来。大锅里的水在沸腾,往外冒着腾腾的白气。一旁的壮汉们此时已经将猪扳倒,待到主刀的杀猪匠一鼓作气将猪放倒在地的时候,几个壮汉便手脚麻利地开始了一系列的工作。开膛破肚后,前来帮忙杀猪的人们分工明确。男人们负责分肉、腌制猪肉、装肠子。而这一天没有杀猪的人就到其他人家来相帮做饭、招呼客人,大姑娘小媳妇就会不约而至,她们一般都会把家里好吃的菜顺便带到主人家,给主人凑一个菜。

吃饭前,主人还要舀起三碗饭、菜肴,准备好烟、酒、茶,端到家里的供桌或者祖先的牌位前向祖先以及神灵们烧香献礼,以表示对祖先和神灵们的诚心敬奉,同时也祈祷家人幸福安康,无病无灾。酒足饭饱之后,半醉的男人拿出心爱的笛子、在院子里开始起跳,紧接着女人们换上鲜艳的绣花衣、绣花鞋子便跟了上去,人们手拉着手,最后围成了一个圈。开始下一个节目——跌脚舞。老人们在堂屋里摆起罗龙门阵,唱起了古歌:

杉树长得高,松树长的矮;

过年的时候,杉树枝不要;

只要松树枝,铺松毛过年。

 

山羊长得高,黑猪长的矮;

过年的时候,山羊不能要;

只能要肥猪,杀猪来过年;

 

稗子长得高,谷子长的矮;

过年的时候,稗子不能要;

只能要谷子,大米饭过年。

“扫房”也是小山村过年的重要内容,这个时间一般选在腊月二十四。这天全家上下齐动手,把屋里屋外,门厅院落清扫得干干净净;把旧窗户纸全部撕下来,换糊上洁白的新窗户纸,再贴上带有各色吉祥图案的剪纸窗花;屋里的墙壁上贴上带有吉祥富贵寓意的年画儿;大门,屋门贴上门神,门框上贴上大红对联。年的气氛一下充盈了这个不显眼儿的小山村。

 腊月二十五到二十七三天是小山村准备过年的高峰期。这几天,走进小山村的家家户户,肯定都是走油,炸丸子。过年的一切都准备停当,腊月二十八这天,各家的主人领着老婆孩子,或乘拖拉机,或马车、牛车、驴车,或骑毛驴或骑自行车,到20里以外的三岔口赶个“懒汉集”,买几件新衣服,备点生活用品,顺便看看县剧团下乡演出的评剧。大集上人山人海,人头攒动,热闹非凡,笑意写在乡亲们的脸上。

忙活了一腊月,终于迎来了除夕。这一天是小村彝族乡亲们最忙活、最快乐、最高兴的节日。上午要到祖坟上祭祀先祖,老人们带着年轻人,端着豆包、果子、白酒肉块儿、香柱等贡品,来到祖坟前祈祷恭拜,把祖坟添上新土,摆上贡品,烧上纸钱儿,磕头祈祷,保佑来年平平安安。

 除夕下午,每家都家里摆供,祭祖。摆恭、祭祖后,就快吃年饭啦,年饭是彝族人年最为讲究和最丰盛的一顿饭食。吃饭时,全家人不论大小,都围坐在大大的饭桌前,对桌上的每一样的菜肴都下筷子吃一口,无论男女老少,都要象征性喝一点儿酒。

年饭后不大功夫,除夕之夜来临,小山村家家户户院内竖起灯笼竿,高挑红灯。一刹那,小村灯火通明。除夕半夜子时,家家吃饺子,然后接神、辞岁,燃放鞭炮。

大年初一,村里是不兴串户的,男女老少穿戴新衣帽,集中在村间比较热闹的地方,打秋,跌脚、唱调子,恭贺新春。按照彝族族规,妇女必须等到初三,才可以出门拜年。正月十五,家家吃元宵,挂彩灯,制作冰灯,堆雪人。家乡还有“领龙”的习俗,用草木灰从水缸一直撒到井旁,灰道弯曲如龙,然后在院中举行祭祀,以求一年风调雨顺。腊月杀的猪头,一直放到二月二,才拿出来煮熟吃,称为“龙抬头”。

忘不了小山村的年,忘不了小山村里的乡亲们。故乡的年,浓的是乡土、乡情、乡音,浓的是源远流长的彝族文化!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