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诗歌] [南朝民歌]《西洲曲》

日期:2020-07-03来源:转自网络点击:3004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注意极速浏览器不支持 Media Player插件,请使用兼容模式或者用IE浏览器!
何家英《采莲图》

《西洲曲》最早著录于徐陵所编《玉台新咏》,是南朝乐府民歌中最长的抒情诗篇,历来被视为南朝乐府民歌的代表作。诗中描写了一位少女从初春到深秋,从现实到梦境,对钟爱之人的苦苦思念,洋溢着浓厚的生活气息和鲜明的感情色彩,表现出鲜明的江南水乡特色和纯熟的表现技巧。全诗三十二句,四句一解,用蝉联而下的接字法,顶真勾连。全诗技法之“巧”,令人拍案叫绝。

《西洲曲》写作时间和背景没有定论,一说是产生于梁代的民歌,收入当时乐府诗集,另一说是江淹所作,还有一说在明清人编写的古诗选本里,又或作“晋辞”,或以为是梁武帝萧衍所作。

《西洲曲》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

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

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

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

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吴冠中《红莲》

诗歌赏析

 这首《西洲曲》最早被收录在徐陵所编的《玉台新咏》中,后又被郭茂倩收入《乐府诗集》的“杂曲歌辞”。陈胤倩在《古诗选》中将其誉为“言情之绝唱”。全辞没有任何佶屈聱牙的字句,却营造了一种时间、地点、抒情主人公均不确定的朦胧意境,千载之下,以扑朔迷离的魅力感动着世世代代的读者。

 关于这首诗的抒情主人公究竟为男为女,一直以来都颇具争议。时至今日已经无法追究真相。今天只想以我的一己之见再度诠释这首朴素却美丽的情歌。

 在我看来,这是一首男子思恋女子的诗。男主人公身处江北,而他的意中人则身处西洲。冬去春来,他折下一枝梅花,隔着空间的距离,开始了对远方恋人一举一动的猜想。自己怀人,却幻想着对方在思念自己,这是温柔敦厚的古诗词惯用的手法。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在男子的想象中,此时女子也正在思慕着自己,并且折下梅花给他寄来。秦观《踏莎行》中就说:“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梅”与“媒人”的“媒”是谐音的。古时交通不便,跨越千山万水的相思往往只有靠这满含寓意的信物来传达、来化解。或许古时的信差才是这世间最幸福的职业吧。

 身着杏红色单衣,双鬓如雏鸦的羽毛柔软而乌亮。这是全诗对意中人形象的第一次正面描述,但诗人并没有说她五官生得如何貌美,仅用衣服、头发就匆匆描过,让你对其美貌存有无限的想象空间,却又只觉得亲切无比。

 

 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

 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

 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

 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伯劳鸟、乌臼树、红莲,这些都是夏天的物什。诗人从春天开始怀想恋人的一举一动,这份怀想随着时间延伸,来到了夏季。“翠钿”指代意中人,诗人想象着女子终日坐在家中思念自己,每每感觉听到脚步,总以为是自己归来,欣喜地开门却迎来一场空。就像郑愁予的《错误》,多少达达的马蹄都只是美丽的错误;又像温庭筠的《望江南》“过尽千帆皆不是”,只能任凭“斜晖脉脉水悠悠”。

 思念无可排解,女子只能靠采莲劳动来转移注意力。在诗人的想象中,他仿佛看到自己心爱女子唯美的脸蛋掩映在荷花中,“芙蓉向脸两边开”,两者一样美丽动人。可是对女子而言,采莲非但没有化解相思之苦,反倒引发了另一重相思,“芙蓉”象征“夫容”,“ 莲子”象征“怜子”。诗人想象的采莲画面中,女子又开始了对自己更深一层的思念。

 

 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

 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

 

 夏去秋来,诗人的想象进入了秋季,女子的等待也进入了秋季。如果说前面的思念还是淡无痕迹的话,秋天的思念则带上了几分哀伤。“鸿雁”在古代是传递信件的使者,可是女子望尽漫天飞鸿,却没有收到意中人的丝毫消息。

 女子的绝望恰恰是诗人的绝望,他想象着意中女子登高怀远,却“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剩下的只有从早到晚永无止境的远望与等待。“垂手明如玉”,这是第三次正面写到女主人公,同样没有五官描写,只是一只如玉般洁白的纤纤细手,绝望却又执着地垂着。

 在古诗词中,“绿”这种颜色是和伤心连在一起的,无尽头的观望看到的却是无尽头的伤心的颜色。诗人行文至此,在虚构的意中人的绝望中彻底感到了窒息,悲不自胜处,只能直抒胸臆: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南风是春夏季节的风,可见诗人此时已经由深秋的幻想回到春天的现实,期待着南风去化解女子的绝望,告诉她:我正像你想念我一样想念着你,你的忧愁就是我的忧愁。尽管空间相隔,我们的心始终是在一起的。

 记得一首歌词写道:“思念没有声音,却能颠倒乾坤”。有什么东西能比跨越四季,跨越千山万水的思念更有力量呢?花未全开月未圆,“等待”也许是这世间最接近诗意的方式吧。希望这世间所有的等待都有结果,所有的光阴都不被虚度。

 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下期再见。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