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莲花

日期:2021-12-01来源:姚安县文化馆作者:乔仁潭点击:16330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一  莲花初夏绽放  清新悠然

一夜的滂沱大雨,将整个世界洗涤得干干净净,让人感觉呼吸都通畅了许多,人也变得精神起来。散落在整个坝子各个低洼处的池子,水却也溢流得满满当当。坝子东北方一个池塘边上,那些姹紫嫣红的蔷薇花被打落在地,仍不安分地显摆着它的娇艳,池塘里那片片翠绿的莲叶,艰难地探出水面舒展着清纯的身姿,努力遮挡那还带着泥浆的浑浊。突然发现,一枝红莲突兀地伸出,露出尖尖的红顶,小心地探望着四周,没几个人会注意它的鲁莽,只有那翠绿的柳枝摆动着曼妙的腰肢,回应它、安抚它。

一只鸟儿,安静地立在柳树枝干上,不觅食,不唱歌,只是眯着眼向远处张望。它看见一个钢盔皮甲的将军正在那儿饮马,四周是望不到边的水草,将军抚摸着战马光洁皮毛下隐藏着的伤口,神情黯然。一随从快马奔来报:将军,那些蛮夷们又闹事了,悄悄杀了我们一批人马,请将军定夺。将军听后却出奇地淡然:你去扎个竹筏来,我要去把水中央那莲花采来。随从愕然:将军,你要那花何用,再说何需竹筏,在下游水过去采与将军便是。说着便要脱衣下水。却听将军急喝:不行,要被你这腌臜东西弄脏的。随从不敢怠慢,即刻带人扎了竹筏小心采下那朵刚露出一点娇红的莲花苞递与将军,方见将军露出一点点笑意来。

远处,又一队军马飞驰而来,拜在将军脚下:将军上书庄王施行“与其众王滇,不如变服从其俗以长之”的谏言被驳回。

报者话还未落,又是一支军马自南疲惫奔来,老远急呼:将军快回,蛮夷杀来,将军快避避。

只见将军稍稍顿了顿叹道:庄王既要武力王滇,迟早要面对,避有何用,这儿水草肥美,粮食充裕,土著心齐且熟知地理,我等即便靠一时之骁勇再胜几战又能如何,徒增冤魂而已,我去会会他们族人吧,如遇不测,你等只需驻守营地,他们也不能奈何你们,只等庄王定夺便是。说罢头也不回带着随从往北而去,留下钢盔皮甲的披风之声。

那枝被弃在路边的莲花苞,怀着对雨水的眷顾,哀怨地逝去未开放的美丽,而它留下的清香却诱惑了一枝又一枝的莲花苞儿从逐渐清澈的池水中绽放出来。

二  莲花娇艳满塘 风光无限

正是六月间,所有生命都在这个时节消耗着它最鼎盛的美丽,充沛的雨水把世界滋润得风光无限。几乎所有的池塘都被翠绿的莲叶层层遮盖,那朵朵莲花争相绽放,竟生怕被莲叶埋没了似的,一探出头就迫不及待地伸到莲叶上展示自己的娇艳。坝子西北边的一个池塘边上,一枝枝莲花素衣薄面,莲花瓣儿自嘴里层层吐出,欲骄还羞,不到最后一层花瓣,绝不露出金黄的蕊,好一幅美丽的画卷,让人心旷神怡。却也有那不通时务的虫子,在人的眼前绕个不停,使人徒地烦恼起来。一白发老妪躺在躺椅上,享受着池塘边的凉爽,闻着荷花的清香,不想受虫子的打扰,酣然入梦。

梦里,一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女子,满头银饰,白色绸裙上绣满了做工考究的花朵,手腕上满是翡翠镯子,随着她的手舞足蹈发出悦耳的声音。她兴奋地坐在一叶木舟上,穿梭在碧叶连天的莲塘中,她已采了满满一大箩莲花,仍不停催促侍女把木舟撑到莲塘最深处。

看着前面那一片开得正盛的莲花,女子笑得很灿烂:王爷急于去成都拜见鲜于仲大人,也不晓得会在这地方停留多久呢。侍女看出主子笑容中的遗憾,赶紧遂其意感叹:这张虔陀张太守也是的,说什么要分开接待王爷和夫人以示隆重,也不知葫芦里买什么药,还得提防着呢。

女子收回笑容:我南诏王是大唐皇帝所赐,怕他个都督作甚,他敢对我咋的,我让王爷率军取了他姚州都督府也不是什么难事。说道此处有些愤然,干脆让侍女调转船头,竟舍弃了池塘深处那片莲花。

猛地一阵急雨把老妪惊醒,老妪有些怅然地收起椅子回到那间白墙青瓦的房舍里,只留下一阵阵清风,平抑着人们无名的浮躁情绪,随后而至的密集雨点,打在莲叶上,荡涤着莲塘叶脉上的点点污垢。

三  莲花退去光华  蕴藏情愫

当莲花腿去满身的繁华喧嚣,不再光华四射,一支支自信昂然地展示出殷实的莲蓬,却始终如一地把孕育了一个夏季的藕节藏在淤泥中。它努力地抬着头,要把世界最后的富足充实到自己的生命中,等待又一个春天和夏天。莲蓬不能再受用人们羡慕的目光、优美的词句、如神的描绘,只能似佛涅槃般安定淡然。

这个时候,池塘边是不会有人像我一样,来欣赏这些站在淤泥中的莲蓬的,只得采了一个放在我的桌子上,工作累了,认真地盯着看。恍惚中,那不是一个莲蓬,是一个高冠束发,身材清瘦的老者,衣着儒家服履,抱着个葫芦,轻声吟诵:胸中贮有烟霞,一睡乃逾三万六千日。

我回过神,把目光落在书橱里那尊“安”字型的铜像上,心中仿佛如刚经历了暴风骤雨沐浴过的水面一样,平静中轻轻泛着涟漪:世人观莲、采莲、吟莲、画莲,却少有人去探谈荷花世界里幻化云卷云舒的历史,更少有人去探谈一朵莲花所经历的风情万变、四季轮回。

我独为之

上一篇:文峰塔记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