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门的水碓

日期:2021-12-01来源:姚安县文化馆作者:杨海虹点击:9673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对左门,印象最深的是水碓。在这彝族聚居的地方,有茂密的森林和奔涌清澈的溪水。那天我站在山腰,看着对面溪水从半山直冲下来,在水柱下,几副残破的水碓在不同的高度用不同的姿态迎接人们的审视,清冽的溪水飞流直下,落在水碓上击起朵朵水花,像珍珠般飞溅在周围的草丛中,滋润得周围的草木浓密、茂盛。

要不是别人的提醒,我并不知道那是水碓,它们已经残破了,多年前就已经完成了它们的使命,现在,它们只是一种记忆,一道风景。站在山这边,只能看到几根长木斜依着接受溪水的冲刷。那枣红色的方木连着水槽和碓头,溪流从绿树掩蕴的山谷里欢奔而来,跌落到碓尾里。水满后,“呀”的一声,碓尾落下,碓头扬起,水跑了,碓头就砸进了碓窝,舂起当中的小米来,这应该是当年的情景。《词典》释解,碓:舂米用具,利用杠杆一端装一石块,用脚踏另一端,石头就起落,砸碎石臼中的谷物。这是解放初期以前农村普遍可见的脚踏碓。而左门的水碓,则是以水能为动力带动石碓一上一下地连续起落加工石臼中的谷物。左门产小米,在没有电力的时代,人们碗里的小米饭都从这碓窝里加工出来。如今,缺肢断腿的水碓横在那里,任激流冲击、风吹日晒自岿然不动,似乎又让我们闻到了小米饭的清香。

因为要在村里小住,所以就有了想去摸一摸那水碓的冲动,总觉得能触到岁月的棱角,感觉到历史的硬度。早上起来散步,就沿着小道一路行去,这是一条“时时闻鸟语、处处有泉声”的山谷,行到溪口,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但这里处在谷底,周围的树长得很高,感觉还有些阴暗,路上没有行人,只有一条狗跟在我的后面,偶尔有马队的铃声,但没看到人和马,可能从山腰的路上经过了。溪水跌落的声音伴着山风吹过树林的旋律,合着鸟儿的歌唱,再偶尔有几声秋虫的呢喃,是山村大自然的晨曲,与初升的太阳透过树林的点点光影、善良好客的彝家人一起构成了都市人梦寐以求的世外桃源。我顺着溪流往里走,到水碓群对面时,只听见哗哗的水声,对面的溪水从山腰一泻而下,像一条银链垂落,也像一条白色的纱巾从林间飘出,软软的,似乎拿来就可以披在肩上随风起舞。太阳慢慢升起,阳光已经可以透过树梢洒落下来,明暗的色彩随着风声在不停地变幻,身后传来铃声,是一队马帮过来,我避到山坡上,让马帮从面前过去,那条狗也跟在马队的后面走了,只剩下我独自站在溪边,伸手进水里,冰凉冰凉的,但很干净,能看到水底各种小石头,捡起来串成项链,那一定非常的漂亮。绕到水碓的地方,伸手可以触摸那仍然结实的方木,溪水冲进水槽里,水花四溅,偶尔几滴落在脸上手上,爽爽滑滑。山坡很陡峭,没法更近地接触水碓,但那枣红色的木头依然把岁月的沧桑展现得一览无余。“虚窗熟睡谁惊觉,野碓无人夜自舂。”这是著名诗人陆游笔下的水碓印象。如今的左门,已经不需要再用水碓,人们也听不到那舂米的声音了。溪水依旧在流,在岁月的刀工雕琢下,已经物是人非,村里人已用上了各种电器,摩托车在村中的小道上一溜烟驰过,电视机里放着韩剧,水碓已经成为了历史。

凌晨五点多,被山风惊醒,披衣走出房门,很凉,不由得裹紧了大衣。正是满月的时候,圆圆的月亮悬在墨蓝的夜空,小时候认识的几个星座清晰可见,在如水的月光下,远处的山和近处的树影影绰绰,所有的景物只有明暗,没有了色彩,这是一幅绝美的水墨画。小村很静,没有一点灯火,连狗也不吠一声。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和哗哗的水声,我仿佛又听见水碓工作的声音:嘎咚……嘎咚……迎面而来,与我擦肩而过,又渐行渐远!

名称:电话:
共1条评论

发表
留言:匿名发表时间:2021-12-01 10:26:00
写的真美,像小学生课本里的课文。像白居易的诗。简单干净的美,年迈的老妪和梳着羊角辫儿的孩童都读的懂的文字才是好文字。